引人注目的“甲骨文”真伪之辩

引人注目的“甲骨文”真伪之辩
事实上,在大规划的考古开掘之前,甲骨文的真伪一直是学界争辩的焦点。一直到去世之前,闻名学者章太炎都对甲骨文持否定情绪。从甲骨能否长时间保存,到殷商年代是否有在甲骨上刻字的金属东西,都是反方质疑的焦点。那么,对甲骨文的研讨是如安在争辩中得到开展的?章太炎为何痛斥“甲骨文”?在“彥堂”董作宾与“鼎堂”郭沫若跻身“甲骨学”研讨前沿之际,还发生过一桩影响力深远的事情,一度为“甲骨学”的开展蒙上暗影。不过,这一事情客观上激起了社会各界对“甲骨文”与“甲骨学”的广泛重视与充沛辩证,成为“甲骨学”继续强大的“催化剂”。1935年11、12月,上海《唯美》杂志第9、10期连载了国学大师章太炎致青年学者金祖同的信札影印件。假如仅仅是赏识章大师的书法也就算了,可细读函件的内容,却不难发现,这竟是时年66岁的章大师在向年仅21岁的金小弟,长篇大论地痛斥“甲骨文”纯系假造,痛责“甲骨学”误人子弟。信中开篇即语:“文字源流,除《说文》外不行妄求。甲骨文真伪且勿论,但问其文字之不行识者,谁实识之?非罗振玉乎?其字既于《说文》碑版经史字书无徵,振玉何故能独识之乎?”这一通写于1935年6月28日的回信,对矢志“甲骨学”的金氏,可谓当头一盆冷水,浇了个透心凉。不过,金氏并不甘愿,又连续向章氏去信多封,所以又有了第二、三、四通章氏回信。其间,第二通章氏回信最为有目共睹,因其将“甲骨文”纯系假造,罗振玉等“假造欺人”的个人观念全盘托出,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愤与轻视。章氏确认,开始药铺作伪(以一般甲骨伪充药材“龙骨”贩售牟利),之后罗振玉附会(以古书牵强附会“殷墟”为河南安阳),最终当地乡民作伪(因“殷墟”之说盛行而以一般甲骨假造刻制“甲骨文”牟利)的一系列连环假造,便是其时“甲骨文”之所以忽然呈现并不断被发现的主要原因。甚至就连1928年中研院董作宾等在安阳洹上村的初次官方考古开掘作业,章氏也予以否定,以为乃是当地乡民自己事前假造甲骨,之后又在自家屋檐下预埋了甲骨,然后再告诉考古队开掘出的。章氏的第二通回信,是其回复金祖同四通回信中篇幅最长的一通,足足写满了八个页面。此信不但对“甲骨文”的来路提出了激烈质疑,还引经据典,将从汉代到清代以来假造远古文字的事例逐个罗列出来,意即“甲骨文”乃近人假造无疑,由于这类假造向来是有“传统”的。且信中指名道姓地痛责罗振玉,称其“假造欺人”早有案底,称罗氏曾在日本“多造古法帖或汉唐人手迹及元明以来札牍以欺彼中好古之人”。1939年3月25日,章氏国学讲习会会刊《制言》第五十期将这四通回信悉数收拾成文,冠以总名《答金祖同论甲骨文书》同时宣布了出来。以这样的办法将章氏“遗书”全文刊发出来,也表达着本便是章氏阵营代言刊物的《制言》的学术情绪,仍然是坚持“甲骨文”纯系假造,罗振玉等“假造欺人”这一根本观念的。1941年末,金祖同又将这四通回信从头收拾一遍,以全文影印与释文的办法,并请“甲骨四堂”之一的郭沫若作序,金氏自己又撰写了后记,辑成一册《甲骨文辨证》,从头刊印了出来,在友人之间传阅。当然,郭、金二人在各自序后记中,均针对章氏观念宣布了不同定见,直接向学术界传递了“甲骨学”阵营的干流声响。惋惜的是,现已去世五年之久的章太炎再也看不到,也无法回应这样的定见,而此刻又时值抗战最艰苦的期间,此书的撒播规划也因之有所限制。章门遍及质疑“甲骨文”章太炎并非晚年才揭露质疑与打击“甲骨文”,其早年名著《国故论衡》(1910年)中有“理惑论”一篇,就清晰表达了对“甲骨文”的质疑。章氏以为,即使古代人骨都会朽坏,龟甲如何能持久留传至今?言下之意,这龟甲自身都不是古物,乃是假造者的“新资料”。章氏这一质疑看似有力,实则后来也为郭沫若对龟甲在刻字前后或许经过药水浸泡、防腐处理的想象所化解。至于声称“得者非贞信之人”,乃是直指罗振玉等人的人品。由于对某位学者个人无好感,遂成了驳斥其学术的理由,恐怕也是其从头到尾不认可“甲骨文”的重要原因。不难想象,如章太炎这样的国学咱们,都一直质疑“甲骨文”的真实性,且对参与其间的“甲骨学”开拓者们抱有极不信赖的情绪,那么,许多章氏门徒以及一贯推重与尊敬章氏的传统学术阵营中,对此有所认同与默契者,应当不在少数。即使章氏去世之后,这种“门户之见”上的认同与默契,仍在继续。章氏门下徒孙辈、黄侃弟子徐澄宇就曾著有《甲骨文字理惑》一书,承续章氏观念,继续阐扬师说。书中附有一条关于“甲骨文”确系假造的“新证”,称“西人考古学者谓殷世在石器年代,世人不知用铜铁,而所谓甲骨描写仿佛,刀钢之痕此亦伪,弥之彰彰者”。关于这一“新证”,后来也为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刻制“甲骨文”东西——几十件和田玉刻刀,不言自明地推翻了。且后来在安阳大司空村出土的数件青铜刻刀,也证明了商代早已能制造出尖利的东西,并非徐氏所采信的“西人考古学者谓殷世在石器年代,世人不知用铜铁”之说。不过,要推翻这一“新证”甚至这一“新证”背面的遍及质疑,还要大规划的考古开掘才干予以完成。能够想见,“甲骨四堂”及其后来的跟随者,如金祖同那样的年青学者,都会不同程度地遭到林林总总的质疑与非难,在他们的治学进程中,注定还有许多仅凭书斋研读难以确证的疑点与难点。“甲骨学”要一跃成为我国学术里的“显学”,还需要“一锤定音”式的证明——那便是继续规划的、体系科学的考古开掘。董作宾“一掘定音”“彥堂”董作宾,便是为“甲骨学”一掘定音的闻名学者。1928年头,已在中山大学任副教授的董氏,因要照料卧病在床的母亲,不得不返乡在南阳第五中学任教。也正是在这一年暑假期间,他去安阳调查时,发现当地乡民在殷墟开掘并出卖甲骨,即向傅斯年主张由中央研讨院掌管进行体系开掘。同年10月13日,董作宾初次开掘并取得甲骨残片800余件。事实上,被章太炎确认“连环假造”的这一次考古开掘,乃是我国前史上第一次对安阳殷墟的科学考古开掘,也标志着我国现代考古学的诞生。董作宾在事前拟出开掘方案和办法,把小屯遗址分为三区,选用平起、递填的办法,探得甲骨在地下的大致概括后,分三步施行大规划的开掘。经过体系科学谋划,此次在殷墟的“心脏”地带——小屯,开掘了40个坑,面积280平方米,出土了陶、骨、铜、玉等各种器物近3000件。这一考古开掘的效果,以实地出土甲骨的办法确证了“甲骨文”的真实性,为其时正在勃兴的“甲骨学”奠立了无可辩驳的考古学根底。能够说,董作宾于九十年前首掘安阳殷墟,为建立“甲骨学”的干流学术位置,有着“一掘定音”之功。傅斯年铿锵有力地声称:“便是最善疑古的史学家,也不敢扼杀这批资料。”其实,就在此次开掘两年之前,或许是其时“最善疑古的史学家”顾颉刚,也现已揭露表明坚信“甲骨文”的史料价值,而且已然与其早年推重的章太炎学说坚持间隔,转而跟随王国维的学术途径。在其1926年撰发的闻名的《古史辨自序》中,坦陈自己治学理念的改变,就曾评述过章氏学说的积弊,确认了“甲骨文”研讨的价值。而另一位“疑古”健将,自“五四运动”以来锋芒毕露的闻名文字学家钱玄同,本是章太炎门下满意弟子,他早年笃信师说,以篆文为宗,可也早在1923年前后改变观念,逐步认可并接受了“甲骨文”及其相关研讨效果。据其日记可知,钱玄同1923年称“现在咱们应该在甲文、金文中求殷代的前史”。在初次开掘初获成功的鼓励之下,从1928年到1937年,董作宾、李济、郭宝钧、梁思永别离掌管了15次后续开掘,合计出土甲骨近两万五千片。其间,董作宾曾8次掌管或参与安阳殷墟的开掘(前7次和第9次开掘)。随后,他充沛汲取各次考古开掘之效果,专门从事甲骨文字的研讨。1931年,董作宾撰发《大龟四版考释》一文,初次提出由“贞人”能够揣度“甲骨文”的年代。1933年,撰发《甲骨文断代研讨例》,全面证明了甲骨断代学说,确认了甲骨文的10项断代规范,并将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划分为5个时期,创立了甲骨断代学,为“甲骨学”拓荒了新的学术途径。而董作宾也因其在“甲骨学”方面的杰出成果当选为中央研讨院第一届院士。(肖伊绯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